關於部落格
性愛
  • 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越獄犯逃亡多愛往家跑 專家稱出來以後就懵了

  法制晚報訊(記者 王婷婷 實習生 張瑩) 昨日,廣東韶關越獄逃犯李孟軍落網。這已經是兩個月來,媒體報道的第3起監獄服刑人員脫逃事件。一個多月前,哈爾濱延壽看守所犯人越獄事件仍讓人記憶深刻,現實版“越獄”一次次上演。   《法制晚報》記者根據媒體報道不完全統計,2007年至今我國共發生12起犯人逃脫案,涉及28人,多數為協同逃出。其中最多的是,2007年江西興國縣看守所一次有8名犯人逃脫。涉案罪犯28人被全部抓捕歸案,平均用時約半月,其中3名罪犯當天被捕。   專家表示,不嚴格按照制度規範操作是“越獄案”的主因,必須徹底堵上看守所、拘留所、監獄管理方面的漏洞。監獄應做好風險評估,及時查找監管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在發生越獄事件之後,一方面要查明事實,積極彌補缺陷,落實整改提升管理措施,另一方面要嚴懲有關責任人。   盤點越獄7年間28在押犯出逃   據新華社報道,昨天下午,廣東越獄犯李孟軍在逃脫29小時之後,在監獄附近的水溝里被抓回。《法制晚報》記者根據媒體公開報道,統計出2007年至今,我國共發生12起犯人逃脫案,涉案28人。   在這12起逃脫案件中,涉案罪犯28人最終被全部抓捕歸案,抓捕逃犯歸案平均用時大約半個月時間,其中3名罪犯當天被捕。每一次犯人逃脫,當地就需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搜捕。   比如,今年9月份哈爾濱延壽縣看守所3名在押犯殺害民警後越獄,當地出動千餘警力開展地空立體式搜捕。其中兩名逃犯李海偉、王大民的抓捕還算順利,而逃犯之一的高玉倫則在10天后被抓獲。除此之外,也有歷時長達一年多才被抓獲的,如2009年11月,逃犯劉宏翻越湖南常德德山監獄高達4.5米的獄牆逃脫。 一年後,才因其他案件被安徽安慶市警方抓獲。   犯人脫逃後再被抓回,在刑罰上是怎樣規定的呢?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教授洪道德解釋稱,罪犯或嫌犯的越獄行為涉嫌逃脫罪、組織越獄罪或暴動越獄罪。洪道德介紹,如果被關押的罪犯、犯罪嫌疑人在逃往獄外的過程中沒有組織,也沒有發生暴力,涉嫌逃脫罪;如果多人結夥有組織、有計劃地逃往獄外,則涉嫌組織越獄罪;被關押的犯罪分子,如果有組織或者聚眾地集體使用暴力手段強行越獄,則涉嫌構成暴動越獄罪。   洪道德說,依刑法規定,犯逃脫罪的被告人,處5年以下刑罰;組織越獄的首要分子和積极參加分子,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他參加者處5年以下刑罰;犯暴動越獄罪,最高可以判處死刑。   北京市公安局資深刑事技術專家左芷津在接受法晚記者採訪時分析,“越獄犯”等於是在服刑期間犯了新的罪行,被抓後要面臨的就是加刑。如果在逃脫過程中存在暴力行為或還有其他犯罪肯定要受到更嚴厲的懲罰。   逃脫路線多數犯人愛往“家”跑   法晚記者梳理髮現,在這28名越獄逃脫的犯人中,多屬於搶劫、殺人、販毒等重刑罪犯。但是,綜合媒體報道的情況來看,這些罪犯逃脫的手段和路線設計並不十分高明。逃犯越獄後,能夠出省外的並不多。越獄後,回家、投靠親友是很多越獄犯最先選擇的方式。   如哈爾濱延壽逃脫案件中的3名犯人,雖然走出監獄大門後,他們就“分道揚鑣”,但3人的共同點都是“朝著家的方向跑”,都是在往回家方向的途中被警方抓獲。其中2人是在監獄附近的村莊被抓獲,而另一名罪犯高玉倫則是在親戚家中被抓獲。   2011年,河北越獄犯王振輕潛逃14天后,在一親戚家中被抓獲歸案。   左芷津分析表示,這些“越獄犯”,利用監獄管理方面的漏洞,尋找機會逃跑。越獄之前一般都做了精心安排,提前設計觀察。“但是他們沒有能力去策劃跑出高牆之後的行動,所以出來後就懵了”。通過媒體報道可以看出越獄出來的犯人都很倉促,在沒有獄外接應和準備的情況下,應該說比較容易走投無路,這些原因就造成了在逃亡過程中,他們一般都選擇投親靠友。   左芷津說,犯人“越獄”後可能有兩種情況:“有的跑出來會躲藏起來,他知道再出來肯定要被抓,是死路一條,會找個地方隱姓埋名,甚至娶妻生子,這種情況過去也有。但最後還是會被抓獲——這隻是個時間問題。”還有一種情形就是,“他們逃出後沒有生存手段,或去搶或去偷,只能夠靠繼續犯罪來維持生計,那這樣就會導致更大的危害,會侵犯更多人的財產和生命,所以就更危險。”   逃犯在當初計劃逃脫的時候也許沒有想到,短暫的“自由”並非如他想象般美好。王大民在被抓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吃要喝。媒體報道稱,王大民在逃亡中驚慌失措、饑寒交迫,一度曾在墳地找吃的。   有同樣際遇的還有2010年黑龍江省黎明監獄越獄逃犯孫星辰、陳聰聰。2人越獄後四處碰壁,在零下22℃的冬夜躲在鐵路貨運站的露天集裝箱內,又冷又餓,最終落網。   事後追責近半監獄領導被查處免職或判刑   在公眾眼裡,擁有高牆、電網、崗樓、鐵門、各種監控設施以及嚴格管理制度的監獄怎麼可能讓罪犯脫逃呢?   今年9月4日,在哈爾濱延壽縣看守所3名在押犯逃脫2天之後,央視公佈了看守所的監控視頻,根據畫面顯示,全過程未見除遇害民警外的其他管教,諸多細節透露出監獄管理的缺失。   此次廣東湛江越獄事件發生之後,廣東省北江監獄管理局副局長陳達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稱,事發當時,一棟廢棄的建築未及時拆除,擋住崗哨武警視線,也是李孟軍得以逃脫的原因之一。陳達超也坦承,這“說明我們監獄在內部管理上、在隱患整治上存在著漏洞。”   在目前統計的12起案件中,有5起案件公開了對相關負責人的問責。相關負責人受到免職、停職處理甚至有人因此面臨牢獄之災。   例如,2009年10月23日內蒙古4名犯人逃脫後,當地對相關負責人啟動問責程序。內蒙古呼和浩特第二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張和平被免去領導職務,同時受到停職檢查處分的還有呼和浩特第二監獄黨委副書記、政委劉建賓和副監獄長鄧建設、孫玉龍、王維平等人。隨後,張和平涉玩忽職守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   哈爾濱延壽縣犯人逃脫後,當地對看守所所長張閣群、副所長範德、延壽縣公安局副局長張秀利進行了立案偵查。   專家分析不嚴格按制度操作是犯人逃脫主因   對於目前我國監獄管理方面的現狀,資深刑事技術專家左芷津在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為管理犯人,監獄有多種嚴格的制度,比如,隔時點名、搜查、 危險物品管理、耳目監督,視頻監控等。   隨著監獄佈局調整和建設,我國在監獄設施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大進步。左芷津認為,目前我國在監獄建設上發展不均衡,有的省份建設的好一些,甚至還有“豪華監獄”,而有的地方的監獄則相對陳舊落後一些。   在左芷津看來,我國有專門的《監獄法》、《 看守所執法細則》等法律法規,而且《監獄法》在2012年剛修正過。左芷津表示,制度原因和硬件條件都不是越獄案頻發的主要原因,不嚴格按照制度規範操作才是“硬傷”,必須徹底堵上看守所、拘留所、監獄管理方面的漏洞。   左芷津建議,監獄應做好風險評估,及時查找監管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在監獄發生越獄事件之後,一方面要查明事實,積極彌補漏洞;吸取教訓提升管理措施,積極落實整改措施。   另一方面要嚴厲懲罰失職的有關責任人 。按照標準嚴格人員的管理,提升管理人員的素質。應該說我國對監獄管理方面的規定是非常嚴格的,“我們有各種各樣的規章制度,各種各樣的措施來防止發生這樣的情況。但凡發生這樣的問題,都是沒有認真地執行,如果是很好地執行了,就不會發生這樣的問題。”   本版文/記者 王婷婷 實習生 張瑩 (原標題:28在押犯“越獄”全被抓回)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